新闻是有分量的

尹中卿:减税降费不能名降实不降

2019-03-12 01:38 栏目:澳门葡京平台

  尹中卿 减税降费不能名降实不降

  3月9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接受采访。新京报记者 薛? 摄

  如何看待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和GDP增速预期增长目标?减税降费两万亿元大礼包怎么真正落地?新预算法实施后,预算管理取得了哪些进展,还有哪些问题?对此,新京报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。

  对发展速度的下行不要看得那么重。我宁愿相信我们这个区间指标是主动作为的,我觉得我们要更加看重长期发展,不要过多看重短期的波动,更加注重国内的发展,要解决这些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问题。——尹中卿

  谈经济形势

  对发展速度的下行不要看得那么重

  新京报: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今年GDP的预期增长目标为6%-6.5%,你怎么看待今年的GDP增速目标和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?

  尹中卿:2019年到底怎么办,这是一个大问题。我认为,分析当前的宏观形势,肯定离不开对近些年整体宏观经济运行的分析。

  改革开放40年可以分两个大阶段,前30年是高速增长。发生较大转折是在2008年,国际金融危机。从2008年到现在这10年,除了2010年,当时在“四万亿计划”下,短期实现了当年10.4%的增长目标,其他年份都低于两位数增长。

  近5年,2015年比2014年下降0.5个百分点;2016年比2015年下降0.2个百分点;2017年比2016年下降0.2个百分点;2018年比2017年下降0.3个百分点。

  新京报:这些数据说明了什么?

  尹中卿:说明近五年来,实际下降幅度最大的也就是2015年。从这个趋势中,能看出2019年到底会是什么情况。

  从数据来看,最近这五年,年均下降的最大程度是0.2个百分点左右。2019年只要不出现重大事故,按经济运行的周期来测算,2019年如果比2018年下降0.1个百分点,GDP增速就是6.5%;下降0.5个百分点,GDP增速就是6.1%。如果GDP增速低于6%,那么下降幅度就肯定超过了0.6以上的百分点。

 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二次在确定预期指标时用区间指标,应该说今年这个区间指标的考虑是很充裕的。

  新京报:确定这样一个充裕的区间指标,会带来哪些影响?

  尹中卿:最近有人议论,今年区间指标的确定,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。有人认为是主动的,区间指标能为经济的结构调整、转型升级等问题留下足够空间,也减低对GDP增长速度的追求,给社会提供较稳定的预期。

  也有人认为是被动的,认为我国面临内外部的不确定性,风险挑战多。

  新京报:你认为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?

  尹中卿:要从长期的发展趋势中看清一个问题——对发展速度的下行不要看得那么重。我宁愿相信我们这个区间指标是主动作为的,我觉得我们要更加看重长期发展,不要过多看重短期的波动,更加注重国内的发展,要解决这些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问题。

  谈就业与收入

  改善居民收入水平要有过硬措施

  新京报: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一大亮点就是就业优先政策,把就业问题置于全局的高度来审视,对此你怎么看?

  尹中卿: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社会政策方面,主要强调要把就业政策排在宏观政策的重要位置。2018年,我们新增就业人口增加了1300多万,不过实际就业人数减少了。尤其是2019年大中专毕业生比较多,再加上原来去产能的再就业问题,所以要把就业政策放在更重要的位置。在经济下行趋势下,只要就业能够稳住,经济增长速度适度下降也没问题。不过,社会政策中值得注意的是收入分配政策,2016年和去年,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慢于GDP的增长,就是没有跑赢GDP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

  尹中卿:去年通过修改个税法,有大约8000万人的工薪所得不再缴纳个税。同时,新个税法增加了六项专项抵扣,也使一部分人的个税负担下降。这对改善居民个人收入水平起了一定作用。不过,改善居民收入水平还要有比较过硬的措施。个别地方虽然解决了就业问题,但是有的减少了劳动时间,比如建筑工人、装配工人,原来一干干一年,现在有的提前几个月回去了,企业放假了。这就会使务工者的收入受到影响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收入分配政策应该跟上,才能更好地促进消费。

  谈减税降费

  鼓励企业用减税降费资金发展生产

  新京报: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9全年总体减税降费近两万亿元,你认为怎么实现这个目标?

  尹中卿:怎么把减税降费的目标落实下来,这是2019年最关键的问题。我们财经委在计划预算审查报告中,写了“三个确保”:第一个“确保”,是确保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落到实处,不能名义上减少了,实际上从别的地儿找回来了。第二个要确保主要行业的税负明显降低。第三个要确保所有的行业只减不增。

  把“三个确保”写进来,就是为了把好事办好,不能名降实不降。

  新京报:“三个确保”怎么落实?

  尹中卿:第一个问题是政府。增值税是我国第一大税种,占整个税收收入的40%。按照现在增值税降低的幅度,必然造成政府支出,这部分钱从哪儿来,怎么补?

  所以要解决支出缺口,提高地方政府的减税降费积极性。对于政府来说,要真正做到“三个确保”,应该开源节流并用,要下决心调整预算,把无效支出压掉。政府很多刚性支出是没法压的,现在能动的主要是两部分,一部分是政府所拥有的资产,另一部分是国有企业的一部分股权和利润。

  新京报:还有其他要注意的问题吗?

  尹中卿:落实“三个确保”,第二个问题就是一些行业,比如垄断行业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再降低15%,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再降低10%,那么电力行业、通讯行业怎么落实?

  第三个,我觉得对企业和公民也要有要求。现在企业家很高兴,确实拿到了这个减税降费大礼包。但是,这两万亿元如果炒房地产、买股票,就白搭了。我们应该降低制造业成本,增加制造业利润。我认为应该围绕减税降费制定政策,鼓励企业用减税降费的这部分资金发展生产,加快科技创新,提高产品的质量,增加雇佣的工人数量,提高企业职工的工资,这样才能实现共赢。

  谈预算管理

  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还有一些问题

  新京报:预算法实施条例为何一直没有出台?

  尹中卿:2014年8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新的预算法,2015年开始施行。新预算法实施后,预算管理有很大进步。但也有一个问题,新的预算法实施条例一直没有出台。有关部门反馈,大部分意见都统一了,只有个别意见还有分歧,概括来说就是国库经理的问题。

  新京报:对新预算法的实施效果,你怎么评价?

  尹中卿:实施效果是不错的,例如部门预算更加完善了,今年增加了十多个部门。一般转移支付增加了,专项转移支付明显减少。而且,专项转移支付不仅按照项目编制,还按照地区编制,今年还增加了效益目标。不过,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还有一些问题。

  新京报:具体是什么问题?

  尹中卿: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十年前开始尝试编制,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完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,提高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,2020年提高到30%,更多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。不过审查2019年预算草案,2019年列入到中央预算国有企业提供给母公司的净利润是8318亿元,但是2019年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是1379亿,按照这两个口径计算出来的比例是多少呢?是16.5%。也就是说,央企母公司所得的利润,只有16.5%拿出来列到国有资本预算。这几年在审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时,大家一直提出要扩范围提比例,但是进展还不够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要求没有完成,还差近一半,我们准备怎么办?恐怕要有点紧迫感。

 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